栏目头部广告

赢咖3平台首页 疫情下全球保健品行业冰火两重天 中国市场回暖成洋品牌救命稻草?

一早在7点20分醒来,28岁的武汉白领小米发了一条文案只有三个字的朋友圈“好朋友”,配图是一瓶某品牌的褪黑素。

睡眠质量差困扰小米多年,加上疫情期间一直在高强度工作,现在每周的工作日里,小米会选择在三个晚上服用褪黑素助眠。此外,他还在最近尝试服用维生素C泡腾片提高抵抗力以预防新冠肺炎。

武汉某连锁药店工作人员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增强免疫力为功能的保健品近期销量“相对比平时好”。而根据国内保健品公司汤臣倍健(300146,SZ)披露,尽管肺炎疫情对公司一季度经营造成负面影响,但随着二季度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公司预计2020年半年度业绩较去年同期依然能够增长。

但放眼海外市场,持续地新冠疫情让部分洋保健品的日子变得艰难。美国最大的保健品品牌GNC(健安喜)此前宣布,公司计划关闭7300家门店中的1200家,并向法院申请了破产保护。澳洲品牌Blackmores(澳佳宝)则在今年2月致股东的公开信中下调了全年利润预期。

中国市场会成为洋保健品的救命稻草吗?

GNC遇至暗时刻

端午节前,大洋彼岸一则商业新闻惊动了国内资本市场。

由哈药股份(600664,SH)在2018年斥资近3亿美元投资,获得40.1%股权的美国最大保健品企业GNC,将根据当地破产法第11章规定申请破产重整,并计划关闭800到1200家门店。GNC称此举是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而哈药股份则面临着投资失利的巨额资金损失。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GNC美国官网注意到,目前该品牌正在进行一系列打折及买一送一优惠。“GNC在美国算是一个比较大众化的品牌,常年会使用一些促销手段,包括他们的门店也经常会有。”在保健品进出口行业工作了7年的Olivia对GNC品牌非常熟悉,她告诉记者,目前GNC在美国进行优惠属于常规促销,“本身这个产品价格定位就很低,然后卖得也很便宜。”

Olivia将GNC申请破产保护新闻转发到自己的朋友圈,并配上了一个“掩面哭笑不得”的emoji表情。在她看来,新冠肺炎疫情虽然席卷全球,但与国内消费者相比,欧美消费者对于保健品尤其是膳食补充剂大类还是存在刚需的。“有这么一个逻辑,当去菜市场买蔬菜不方便的时候就可能会去买维生素,不仅便宜放的时间还长,很多消费者都会囤货”。

公开资料显示,GNC成立于1935年,2011年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实际上,在哈药股份注资前的2016年和2017年,GNC已经连续两年因商誉减值出现净利润亏损。2018年GNC扭亏为盈,净利润达到6980万美元。但根据公司最新业绩报告,2019年GNC实现营收20.68亿美元,较上年度下降12.1%,亏损3510万美元。

此外,GNC在美国和加拿大门店数量也从2018年的3206家下降到2019年的2902家。而哈药股份工作人员提供的一份书面材料显示,GNC今年一季度的经营情况仍在持续恶化。

截至2020年4月18日,GNC美国由于疫情累计关店1171家;第一季度收入同比下降16%,EBITDA(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同比下降54%。

与此同时,GNC还面临着更为严峻的高额债务问题,截至2020年4月30日,GNC共有各类借款8.44亿美元,约有5.7亿美元的债务将在未来一年内到期,包括2020年8月到期的1.59亿美元可转换票据和2021年3月到期的4.11亿美元定期贷款。

2020年6月,北京一家销售Swisse产品的门店推出促销活动 每经记者 滑昂 摄

海外保健品市场遇冷

被新冠疫情重创的GNC并非行业内唯一的失意者。事实上,众多海外品牌保健品企业今年都面临着巨大困境。

成立于1932年的Blackmores,是澳大利亚保健品龙头企业之一。公司在2019财年的收入为6.1亿澳元,实现税后净利润(NPAT)5300万澳元。但在今年2月,公司将2020财年税后净利润(NPAT)预期调整为1700万澳元至2100万澳元。在相关的公告中,Blackmores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对公司供应链造成了严重影响,使得由新冠疫情引起的澳洲及亚洲消费者对于免疫类产品增加的需求,没能被转化为销售。

在澳大利亚工作的小马,之前一直利用工作间隙兼职做代购。Blackmores、Swisse两个品牌堪称“澳大利亚特产”的保健品是她经常发回国内的产品。

小马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在澳大利亚的超市中,一般都会有专门销售保健品的区域。“但最主要的(采购渠道)是一家连锁药房,里边可以买到各种品牌保健品的所有品类。”上述两个渠道就是她采购商品的主要场所。

谈及疫情对澳大利亚保健品市场的影响,小马表示,“实体店销售会受到影响,因为疫情的原因大家不让出门。澳大利亚人几乎不网购,基本上需要什么都是自己开车去买。”Olivia也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北美消费者采购保健品往往同样依赖于线下实体店面,“这种(GNC连锁)店铺挺常见的,还包括他们的药房”。

但据小马观察,此番疫情中澳大利亚民众如果有出门的机会,更热衷抢购的是超市中的肉类、蔬菜及卫生纸,对于保健品的热情并不高。

小马告诉记者,她已经较长时间没有再接单了,除了变动城市的原因,澳大利亚与国内物流因疫情原因,效率大大降低。加上近年来像Blackmores、Swisse等品牌纷纷采用跨境电商模式在国内进行经营,传统意义上代购的价格优势也不复存在。

去年从新西兰回国的王帅,一直依托自己原有的代购关系网继续从事代购业务。但今年的新冠疫情,让他的生意也受到了巨大冲击,“物流变慢和海关清关时间拉长,有顾客等自己的产品等了近三个月,6月起物流才刚开始逐渐恢复”。

中国市场成救命稻草?

国内新冠疫情在今年二季度得到了有效控制,国内保健品市场随之迅速回暖。以国内保健品企业汤臣倍健为例,公司在6月29日披露的2020年半年度业绩预告中表示,尽管肺炎疫情对公司一季度经营造成负面影响,但随着二季度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公司预计2020年半年度业绩较去年同期依然能够增长。

汤臣倍健方面还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公司在今年618期间“汤臣倍健”品牌全网成交额同比增长超50%,“健力多”品牌全网成交额同比增长近50%。

另一个交出好成绩的品牌是Swisse,H&H国际控股(01112,HK)分别在2015年和2018年,斥资13.86亿澳元与3.11亿澳元,分两次完成了对Swisse公司的100%控制。在收购Swisse前,H&H国际控股(当时公司全称为合生元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最为消费者熟知的产品为合生元品牌奶粉。H&H国际控股方面向记者介绍,疫情期间Swisse的免疫力产品在中国市场的营收实现了同比32.3%的高增长。

信达证券今年1月发布的一份保健品行业研报认为,中国保健品市场渗透空间巨大,与美国2017年76%的保健品渗透率相比,中国市场在2018年的这一数据仅为20%。

Swisse算是最早进入中国市场的海外保健品品牌之一,而据H&H国际控股方面向记者透露,Swisse中国市场贡献占集团成人营养及护理用品业务单元(ANC)的51.5%,中国市场成为ANC第一大贡献市场。

另据Blackmores公告,公司2019财年在中国市场实现收入1.22亿澳元,占当年公司总营收20%。另有来自新西兰的保健品公司Comvita(康维他)在2019年6月将此前在中国的合资公司股权回购,发力中国市场,并在年报中表示中国消费者是公司最大的客户群。

对此,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随着国内的疫情形势好转,中国市场会变成各个品牌的“粮仓”。“很多(保健品)品牌第二季度在国内市场的表现,已经是超出他们的预期了。未来三四季度加大国内市场的力度,应该来说也是很多品牌去平衡全球业绩的一个重要的途径”。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海外保健品品牌,包括由中国企业投资的GNC和Swisse,均大力依托跨境电商的方式进行销售。而此前,像小马和王帅这样的海外代购所带来的购买力也不容小觑。但受2019年1月起实施的《电商法》影响,代购生存空间进一步萎缩,部分海外保健品品牌在中国市场的销量也直接受到了影响。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某电商平台注意到,以GNC品牌为例,售卖有保健食品“蓝帽子”标的“GNC健安喜旗舰店”和售卖英文版包装产品的“GNC健安喜官方海外旗舰店”同时存在。前者仅销售褪黑素、氨糖软骨素、维生素B等11种产品,拥有11.5万粉丝关注。后者则销售136种产品,店铺拥有粉丝50.9万。

信达证券食品饮料分析团队指出,没有获批“蓝帽子”的海外保健品企业通过跨境电商销售,也并非不正规。朱丹蓬则认为,没有拿到“蓝帽子”对海外保健品在国内的渠道布局影响很大。“产品陆续拿到‘蓝帽子’后,就能进入药店、专业商超以及母婴店销售,才会变成全渠道销售,提升销量”。

(文中Olivia、小米、小马、王帅均为化名)

标签: [db:TAG]
文章详情页广告

随便看看

底部广告